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只是条热爱画画的咸鱼
(新開了QQ,歡迎擴列哇!!!:1453631198)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拆開的安或雷的cp/骨科/all
路人x誰也無法
啊,说起来,雷卡亲情向很香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 (2)

⚠️本集含有安雷、嘉瑞和幾乎看不出的佩帕(雙底線
安雷已交往設定

 
校園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 1

還是小學程度的文筆,但小空氣需要一些鼓勵當作動力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哈啊...所以我現在是不是非去不可了?”埃米躺在宿舍床上,手上還舉著卡米爾給他的門票。

“嗯?什麼什麼?”舍友金的聲音出現在旁邊,他一向喜歡湊熱鬧的。“哇賽!這不是雷獅海盜團的限定門票嗎?我想要還搶不到呢!”
一把搶過埃米手上的門票,金眼睛裡彷彿閃著星星,“餒餒!你怎麼會有!”

“嗯...我們系上一個叫卡米爾的學長給我的,說是活動抽到——怎麼了?”眼前的人看著自己的表情古怪了起來,埃米不禁問到。

“吵死了!果然渣渣就是渣渣,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是抽到的?”方才一直躺在床上滑手機的嘉德羅斯翻了個白眼,“一張普通門票好歹要三百二十人民幣的。”

“這麼貴?”埃米大叫,從床上猛地坐了起來。

“原來你也會關注雷獅海盜團啊,嘉德羅斯?”金顯得有些訝異。

“要你管啊,渣渣。怎麼,想打架?啊,我忘了,你只是個渣渣,我等等去找格瑞好了。”

“我——”

“啊啊,不過這次的公演是免費入場的!聽說是凹凸大學的特權,只有前排特等席要錢。”眼看兩人要打起來,紫堂幻趕緊岔開話題。

“可在後排不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嗎?”金嘟著嘴,再次擠到埃米旁邊,“你不要嗎?給我吧!”

“不,我還是去看看好了......”

一方面是想和對方道謝,另一方面,埃米總覺得如果沒去,隔天可能會被卡米爾掐著脖子懟到牆上,然後被質問“為什麼不去?我都花錢了。”

“叩叩——”敲門聲響起後,格瑞頂著銀髮的腦袋直接探了進來,“嘉德羅斯,雷獅把前排的票便宜賣我了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說著,晃了晃手上的門票。

“開玩笑,我為什麼要去那種渣渣的演唱會?”嘉德羅斯的手快速的敲著鍵盤,沒有要抬頭看的意思,“那些時間,格瑞你都能和我打一架了。”

“格瑞格瑞!他不要去,那我跟你去吧!”金聽到有門票,馬上勾上了格瑞的肩,“就看在我們是發小的份上?”

“渣渣,放開我的omega!”嘉德羅斯突然激動,連信息素都散出來了。

“哇啊,可樂味信息素什麼的,真夠孩子氣。”金鬆開了手,搧了搧鼻子前的空氣,“很臭,收一下好嗎?”

同為alpha,金和嘉德羅斯總是水火不容。

“渣渣,你是真想跟我打是吧?”嘉德羅斯的信息素仍然毫無節制的釋放著。

埃米決定把自己捲在被子裡,畢竟發情期的omega對信息素特別敏感。

“真不知道學校當初為什麼不乾脆ABO各一棟宿舍,偏偏要穿插著分配。”他對著紫堂幻發牢騷。

“啊哈哈...”紫堂幻尷尬的笑了笑,突然慶幸自己是beta。

“所以嘉德羅斯你去不去?”格瑞絲毫不受信息素的影響,甚至沒有耐心的敲著門板,“不去我就帶上金了。”

“哼,我突然改變主意了,格瑞。”斜眼看著金,嘉德羅斯答到,“我就跟你去吧,格瑞。”

突然覺得有些悶熱,埃米匆匆的抓起床頭的抑制劑就往手上戳,邊拖著腳步往門口走,“你們慢慢吵,我先去吃飯了。”

“...所以,為什麼你們都來了?”埃米在學生餐廳裡吃著飯,對面還坐著舍友們和格瑞,他頓時有些無語。

“你太缺乏警覺心了,”格瑞抱胸,不斷搖頭“信息素的味道到處散,總不會是才分化沒多久吧?幸好味道在餐廳比較聞不出來,要不是我們沒跟著你、要是哪個alpha找上你,你要怎麼辦?”

一陣心虛,埃米分化的晚,高三才分化的,他對於怎麼控制信息素還不是很熟練。

“我只是跟著格瑞來的,為了防止某個渣渣打格瑞的主意。”嘉德羅斯翹著腳,斜眼看著金。

“嘿嘿,我是想說啊,反正你等等就要去公演了吧?就帶上我嘛!”金無視嘉德羅斯,激動地把手撐在桌上,眼睛裡的星星更亮了“搞不好跟你一起進去,能坐到前排去呢!”

“我只是剛好來吃晚飯,看到你們,我就順勢過來了。”紫堂幻搔了搔頭,看到埃米一臉狐疑時,又補充了一句“我本來就是在這個時間來的啊!”

“嗚哇,好臭,臭死了,真恨不得帶著防毒面具上台。”雷獅一進到後台就不斷的抱怨著。

離開場只剩下五分鐘,外面已經人聲鼎沸,有不少粉絲因為腎上腺素飆漲,導致信息素四溢。

“雷獅老大,你沒問題嗎?要不要先打抑制劑?”

帕洛斯憂心忡忡的問著。

“哼,帕洛斯,這你就不懂了,”雷獅搖了搖食指,“跟一般omega弱雞不同,老子可是有人體抑制劑的啊!”邊說,邊自豪的露出頸部的標記——儘管只是暫時標記。

“啊......好大的一口狗糧。”帕洛斯摀住眼,往佩利的背上靠。

“帕洛斯,狗糧是什麼?”

“哈啊......” 結果一行人還是一起走了。還一起走到了會場。

“哇啊!真的擠到前排了!真多虧了那個卡米爾學長!”金興奮的搖著埃米的肩膀,“餒餒,你說的那個卡米爾學長啊,該不會是那個卡米爾吧?”

“哪個卡米爾?”

“雷獅海盜團的貝斯手啊!看起來挺高冷的。”

“應該不可能吧?我說的那個卡米爾可是一個怪人,”埃米頓了頓,繼續批評到,“整天穿著連帽T,大熱天還帶著圍巾......說起來,我根本沒看過他的整張臉,眼睛是挺漂亮的,就是沒什麼情緒,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面癱會來讀表演系......”

“啊嚏——”卡米爾揉了揉鼻子。

“該不會有問題的是你吧,卡米爾?”帕洛斯又恢復了憂心忡忡的模樣。

“...沒事,只是有點過敏。”

“啊啊話說啊,卡米爾,”雷獅用手指點了點下巴,“你不是邀了個omega嗎?他會不會因為碰到發情期所以不來啊?”

“天啊,卡米爾的春天來了嗎?”帕洛斯難得露出了驚訝的神情。

為什麼會問到這個問題?皺著眉頭,卡米爾回答到,“我不知道,但我拿票給他的時候,他身上沒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。”

“是嘛......”雷獅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,“嘛算了,走吧,今晚大家都加油!”

“Cheer——”

“For freedom! ”

喊完加油的口號,一群人帥氣跳出了簾幕。

“...所以,”埃米卡米爾奇怪的品味下了結論,

“我真心覺得,你說的卡米爾和我說的卡米爾應該是不同——”

身後爆出了如雷鳴般的尖叫和掌聲,埃米轉身看向台上,眼睛越睜越大。

“卡米爾學長?”

【TBC】

------

那啥,加油詞是我亂掰的,會這麼喊大概是因為某雷團長覺得,結束了一場表演=少一點壓力=多了一份自由。

狗咩前面鋪陳真的有些冗長,我會趕快進主線的!_(:з」∠)_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