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热爱画画的小空气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安雷以外的任何安cp和雷cp/骨科
路人x誰也無法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(3)

⚠️本集含有两句话的安雷,安雷已交往設定

校园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 1 2

请给小空气一些关爱(´;ω;`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卡米尔!你就不能再多投入一点吗!”凯莉气急败坏的喊着,“两个礼拜后就要打成绩了!你的入学面试该不会是买的吧?”

卡米尔拽了拽围巾,皱了皱眉。当初他会选择念表演系,也只是顺着他大哥的意——反正他对哪个科系都不太感兴趣。

“卡米尔啊,加油点。好好演完带你吃甜点去!”雷狮在看似是给卡米尔打气,但事实上是排练到累了想溜走,偏偏和卡米尔的对戏不断NG。

于是卡米尔在感情不多不少,刚刚好在凯莉订的标准中低空飞过,终于演完自己的戏份。

“哇...这人怎么会过系教授的面试啊...”埃米搬着道具,从幕后看得一清二楚。“总不会真是用钱买的吧?”




⠀⠀
跳动的音符不断从音响中弹出,雷狮海盗团的表演持续着。

穿着与平常连帽T风格迥异的皮质套装,上了妆,耳上还挂着浮夸的耳扣,埃米一开始是没认出来的,直到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眸。

现在的卡米尔,是发自内心的笑着、唱着、跳着。甚至被聚光灯的灼热浸湿了发尾和脸颊。

坐在第二排特等席就是能看得特别清楚。

好耀眼,和星星一样。埃米的脑中没头没尾地蹦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“这不是可以的嘛!”他看着台上的卡米尔笑了出声。

“埃米?”听见自己的名字,埃米转过头,看见了熟悉的呆毛。
“安哥?怎么了吗?”
“不,那个...”安迷修紧张的凑到后者的耳旁,“你怎么来了?易感期没问题吗?有没有打抑制剂?身上还有没有备用的?”

安迷修向来把埃米当作弟弟看待,现在知道埃米正处于易感期,还来这种危险的公共场所,安迷修不禁操心了起来。

仿佛看到老妈子。埃米淡淡的想着,还是礼貌的回答到,“出门前有打过一剂了,短时间应该是没问题,谢谢安哥的关心。”

安迷修刚张嘴想说些什么,埃米身旁的金便尖叫着摇晃起埃米的肩膀,硬是把他转回正面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埃米你看到了吗!你刚刚有没有看到!卡米尔朝我们这个方向wink!”
小迷弟金看起来已经快要融化了。

一个wink需要这么激动?埃米问号,埃米不懂,因為埃米不追星。



叮鈴——
“欢迎光临!”
一走进甜品屋,卡米尔便闻到了特别浓郁的慕斯味。看向展示柜台内芒果慕斯的位置,却只看到纸卡上写着大大的“已售光”。

那么味道是哪来的?

“那个...请问芒果慕斯还有吗?”
“客人,不好意思,今天的芒果慕斯已经卖完了,毕竟是限量的商品...”
柜台收银员转过身的瞬间,卡米尔明白了。
——是信息素的味道。

“这人是刚分化?连信息素溢出来都不知道吗...”暗暗的想着,卡米尔忍不住把围巾往上提高,遮住鼻子。不关自己的事,卡米尔实在懒得管。

初次相遇,两人对彼此的印象实在都算不上好。

“啊,对不起...你没事吧?”
某天卡米尔走在校园,因为顾着和大哥通讯息,就这么给迎面而来的人撞得正着,连手机都掉到地上了。
眼前的人一边道歉,一边放下手上大大小小的箱子,弯腰拾起卡米尔的手机,“哇...裂痕...真的对不起,我、我会赔偿的!”
“...没事,就这样吧。”

這人有些眼熟啊。

九十度鞠躬,加上诚恳的语气,卡米尔实际上是不太领情的,只是接过手机,淡淡的说到。
“真、真的吗?”
“我没必要骗你,不过是裂痕。”
“哇啊...太好了!不然我这个月的打工钱都要没了!”
那人灿烂的笑着抬起头。卡米尔感觉视线被加上了一层粉色的滤镜,自带泡泡的那种,连心跳也快了起来。

这就是一见钟情?

“...你叫什么?”
“啊,我叫埃米!表演系一年级。”埃米微笑着回答。




最后一个音符停止时,掌声和尖叫声几乎能掀开体育馆的屋顶。

“那麼,謝謝各位的參與,今天的公演就到此結束!”雷獅行了一個紳士禮,還順帶朝安迷修的方向拋了個媚眼。

“啊啊啊啊雷总剛才那個wink!”

迷妹的尖叫聲四起,到處都在爭奪雷獅的媚眼。
安迷修笑了笑,朝雷狮翻了个白眼,他知道雷狮在模仿他,还故意学得有点浮夸。
而卡米爾無心去管什麼粉絲互動——反正人設本來就是走高冷路線。他現在只是不斷的搜索著埃米的身影。

沒有。到處都找不到。

“先離開了嗎...?”

邊想著,邊和樂團的大家一齊鞠躬——公演正式落幕了。

正想著是不是應該傳訊息問問埃米時,卡米爾的鼻子捕捉到了一縷甜甜的氣味。

...芒果?

現在並不是芒果的盛產季,並且那味道也不像是新鮮的芒果,反而混合了一些奶油的味道,有點像...

芒果慕斯。

“不會吧...”卡米爾暗道不妙。

“大哥...”一到後台,卡米爾趕緊放下贝斯,眼神透漏著滿滿的憂慮。



“哈啊...該死...”埃米拖著沉重的步伐,總覺得腳不像是自己的了。
“明明出門前又注射了一劑抑制劑的...為什麼啊...”



“噠噠噠——”軍靴悶悶的聲響迴響在體育館,卡米爾心急如焚,“早知道就不給他了,一副被我嚇到的樣子,今天是不是抱著不來會死的心情來看的...”
“要是有别的alpha...”搖了搖頭,“別想了吧。”
先找到人再說。

啊,找到了。

在体育馆后方的花园,卡米尔闻到了所寻找的信息素。
“卡米爾...學長?”埃米的視線矇著一層生理淚水,看著眼前氣喘如牛的人影,模模糊糊的問到。

埃米分化的很晚,高三才分化。這種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是抱著膝蓋,蜷縮著身體。
“我、我不知道...”

“...別動。”卡米爾皺著眉頭。

信息素的味道太濃郁了。

【TBC】
——————
下集没有车!卡埃不可以开车!(莫名坚持

评论(12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