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热爱画画的小空气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安雷以外的任何安cp和雷cp/骨科
路人x誰也無法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(4)

校园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1 2 3

小空气需要一些关爱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“咦...?這裡是...?” 埃米站在一片刺眼的白色空間中,四周卻又彷彿蒙上了霧氣。

 “是做夢吧...” 正自言自語著,便看到一道的人影。輪廓有點熟悉,看起來帶著兜帽、身後還飄著一條長長的圍巾。

 “埃米。”人影出聲打破了寂靜的剎那,霧氣也隨之散去。

 有夠詭異。

 埃米無奈的笑著,他看著站在身前的卡米爾,開口問道:“為什麼我連在夢裡都得看见你啊?”

 卡米尔一动也不动,仿佛没听到似的。

 这梦连人设都不崩的?

 “...学长,你——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 说这话的是卡米尔。

 埃米不禁睁大了眼,卡米尔就这么脸不红气不喘的、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一句话,让他有点不知所措——他压根没想过卡米尔会喜欢他。

 “誒?學、學長你說什——”話還沒說完,埃米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鈍器打到了,頭痛欲裂,視線也漸漸模糊……。


 再次睜開眼,埃米躺在一片黑色的虛無。不自在的動了動手想撐起身子,卻發現手好似被綁住了,回頭一看,是一條紅色的圍巾。

 “現在又是怎樣...?”埃米放棄思考——看來卡米爾還會再出現。於是他等著,看會不會有更勁爆的八卦被挖出——雖然是在挖自己的八卦,不過,是夢嘛,跟現實總是有些出入的吧。

 “埃米。”同樣的人影,同樣的聲音。

 果然來了。

 卡米爾這次不是從霧裡出來,而是從一塊白色的色塊變成。

 詭異、真的詭異。埃米開口了:“哈。學長,讓我猜猜你這次要說什麼。是不——”

卡米爾永遠不讓埃米把話講完,不管是現實還是夢。於是這次也不意外的,卡米爾再次打斷了埃米的問句,“埃米。”

 說時遲,那時快。

 卡米爾跨坐在埃米的腰上,抬起了他的下巴,脖子形成了有些危險的弧度。

 “我喜歡你。”再一次的告白,埃米無心留意,他的頸圈被卡米爾取下,腺體暴露在空氣中。

 “等等...!”看著卡米爾露出了犬齒,但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,埃米急了——這夢的真實感也太強烈。

 “埃米,你能不能...偶爾看看我?” 劇情轉得快速,埃米的腦袋還來不及運作,卡米爾野獸般的神情已經不在。他依舊跨在埃米的腰上、手一樣捏著埃米的下巴,但卻露出有些委屈的眼神。

不等埃米開口,卡米爾輕輕的點了一口埃米的唇。

 “如果你能喜歡上我就好了。”

留下這句話,卡米爾化作點點星光,消散虛無之中。只留下綁在埃米手上的那條紅色圍巾。

 “啊!” 伴隨著驚叫,埃米夢醒了。

 腺體,腺體呢?

 夢裡的真實感過於強烈,埃米冒著一身的冷汗,顫抖地摸向後頸。“好險...還是完整的...。”

 “噗哧——”一聲嗤笑從門口傳來,一個白髮的男子站在門邊,埃米才驚覺到自己並不是躺在自己的宿舍中。

 那這是哪裡?埃米茫然的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,開口問到:“這裡是哪裡?你又是誰?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”

 “噗哧——”面對埃米連珠炮的發文,男人又是一陣嗤笑。

 “你在笑什麼?”埃米有些惱怒,畢竟自己的問題沒被解答,還被笑。

 “啊啊,對不起,你的反應太有趣了。”男人擦著眼角不存在的眼淚,走到埃米旁邊坐了下來。

 “對不起,可以請你回答我的問題嗎?” 聞言,白髮的男人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。

 “但這樣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啊!不如我們來互相解答對方的疑問,你看怎麼樣?”

 “哈啊?”

 “哎呀,我也有問題想問你啊!” 眨了眨眼,繼續說道:“嗯...不然這樣好了,我優待你一些,你問的三個問題,我都會回答,但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。很划算吧?”

 “這人在打什麼主意?你是這麼想的吧。”男人滿意的看著埃米露出驚訝的表情,笑著擺了擺手,“我並沒有在打什麼主意啦,純粹是想多了解未來的——咳,不,就是單純想瞭解你而已。”

 埃米懷疑地望向那人的眼睛,意外發現他眼睛挺特別的:眼白的部分是一片漆黑,配上橙色的瞳,總覺得和他對視就會被挖出心底的秘密。和某個卡米爾學長的眼睛天差地別。

 “不,想什麼呢我。”埃米不著邊際的移開視線,同時被自己的思想嚇了一跳。

 男人彷彿從埃米眼中看出了什麼似的微笑了起來,“你準備好要發問了嗎?”

 “...好吧。你是誰?”

 “這問題有點過分了,埃米同學。”看著埃米欲言又止,男人於是指向床頭櫃上的皮夾,“裡面有學生證。”

 看來是真的會讀心術了這傢伙。

 “仔細看看,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?”白髮男子湊近了些,指著自己的臉問到。

看著埃米茫然的搖著頭,他故意嘆了口氣,“哈啊...明明都來看演唱會了...。”像是自言自語,又像是說給埃米聽似的。

 “那麼,自我介紹一次。我是帕洛斯,雷獅海盜團的團員,負責keyboard。”

 難怪有種眼熟的感覺。埃米看了看帕洛斯,回想起昨天的演唱會——他昨天扎著麻花辮子、綁著馬尾,可現在,帕洛斯只是將一頭亂髮箍在髮帶中。

 “你們海盜團的人怎麼各個在台上台下都差了十萬八千里。”帕洛斯再次說出了埃米的心聲。

 “我知道,差了一層妝就是天差地別......當然,你現在可能在想:‘這不是化不化妝的問題吧’。我知道的。” 不甚在意的笑了笑,“下一題?”

 “這裡是哪裡?”

 “學校附近的公寓,雷獅海盜團的宿舍——不過這層是卡米爾和雷獅老大的,我和蠢狗住在樓下。”

 等等...?這種發展,該不會這裡是...?

 “啊啊,順帶一題,這是卡米爾的房間。”帕洛斯喝了口水。

 “所以...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”埃米的聲音顫抖著,他已經想到最壞的過程了。

  “當然是卡米爾帶你會來的啊!原來你不知道嗎?” 帕洛斯擺出了驚訝的表情,“今天早上卡米爾叫我來照顧你的,因為他有課,我當時還想說‘哇啊,卡米爾終於長大了?居然有帶男人回家的一天啊’ wwwwwww ”

 往椅背上一靠,帕洛斯收起了笑臉:“換你回答我了,”嚴肅的神情忍不住讓埃米挺直了背脊。

 “你是怎麼看卡米爾的?”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

終於更新!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等我?(張望

评论(2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