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只是条热爱画画的咸鱼
(新開了QQ,歡迎擴列哇!!!:1453631198)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拆開的安或雷的cp/骨科/all
路人x誰也無法
啊,说起来,雷卡亲情向很香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(6)

校园paro
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1 2 3 4 5

小空气需要一些小紅心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有你要的答案嗎?”

我要的答案?卡米尔有些落寞,他连自己想听到什么都不知道。也许吧,他有一点点的期待,希望听见埃米说“我还满喜欢他的”——可埃米似乎覺得他們連朋友都算不上,还直接发了好人卡给他。

卡米尔有时会觉得能和埃米说上一句话就很幸福了,但有时又会觉得有些不满足,希望能和埃米有更多互动——毕竟他喜欢他啊!

“...谢谢你问了。” 他艰难的扯出一个几乎没有弧度的微笑,回避了帕洛斯那没有答案的问句。

“......” 沉默之后,帕洛斯想到什么似的微笑着拍了拍卡米尔的肩头:“加油啊,追这孩子...看来不容易。”

这是事实,卡米尔没有自信回答“用不着你担心,我一定追到给你看”。不如说,卡米尔甚至觉得追埃米根本自讨苦吃。有点像踏进沙漠,一不小心就找没了出路,只好不断在其中徘徊。若大声喊一句“我喜欢你”,声音却又随风消散,支离破碎的落入沙丘。

卡米爾自认是个聪明人,于是他发觉自己喜欢埃米之後,就画了一张地图——拟了一套计划——以免自己在沙漠中迷失。原本那张地图是完美的、是最快能到达彼端的捷径,但不知何时,那完美的地图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卡米尔的思緒揉烂,在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沙漠风沙无情的摧残后,已经无法再辨识其上的文字。

卡米尔叹着气,撕烂了那张完美地图,任凭自己在沙漠中流浪。埃米或许天然呆过头,或许和沙漠中的道路一样是未知的,但就没有美好的一面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
一昧的赶路只会让自己难受,卡米尔在这段时间终于了解这个道理,于是他停下来,细细欣赏沙漠风景。抬头仰望天空,发现了不一般的蓝天。埃米的眼睛很吸引卡米尔,埃米的微笑总是让卡米尔悸动,一开始卡米尔仅是因此走入沙漠。但久而久之,卡米尔发现了更多,埃米的纯真、善良,是他停止匆忙后发现的绿洲。

流浪者卡米爾,甘心一辈子在这片未知沙漠中游走。

原因是什么?追到埃米是很困难的吧?卡米尔无法笃定的回答“我一定会追到他”,却能露出一个笑容答道:“我喜欢他,这就够了。”

埃米有点慌张,内心一片崩溃。他发作后几乎是记忆断片,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好好的在这里,也只有帕洛斯暧昧的回答:“卡米尔带你回来的啊!”

卡米尔带他回来,然后呢?他有做什么吗?虽然腺体是完整的,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——除了手腕有些勒痕,但谁能保证卡米尔高冷的外表下不是一个衣冠禽兽呢?

“再加上那个梦...。”

每个场景都出现了卡米尔,而且还是不同的个性,这代表什么?不是有人说梦境代表一个人正在经历,或是想要经历的事吗?(並沒有。掰的。)

所以要是卡米尔没有做出梦里的那些动作,那就是...

“我想要这样吗?”

喀嚓——

“啊,你醒了啊?” 卡米尔走了进来,还顺便带上了门。

“唔哦!卡米尔学长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 埃米唰——的红了脸,原因说不上来,可能把刚刚的梦境和现实重叠在一起了。

“...这里是我家。” 卡米尔看起来有些无奈。

“啊...对不起。”

看着埃米把头别开,卡米尔更不理解了,于是他开口问到:“为什么要道歉?”

“……” 埃米没有回答,卡米尔选择不再追问——反正这个問题本来就没有答案。

“嗯,给你。” 卡米尔拿出了一管抑制剂,“是抑制剂,发情期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。”

“啊...谢谢学长。”

看着埃米拉开颈链把抑制剂戳入脖子卡米尔感到一阵烦躁。

“为什么不拒绝?”

“嗯?”

“演唱会的事,你可以拒绝的。”

你要我拒绝?用什么拒绝?难道要坦承自己发情期吗?埃米脑中闪过各种抱怨,最后却只摇了摇头,憋出一句:“我也不知道啊,觉得没问题所以我就去了。”

“你太缺乏紧张感了,埃米。” 有这么怕我吗?埃米仍然不肯正视自己,卡米尔有些难受地拉了拉围巾,“你身为Omega,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两件事。”

“第一,发情期别乱跑,好好待在宿舍。”

“第二,”  他扣住了埃米的手,前傾直接把埃米撲倒在床上,“隨時對Alpha保持警覺。”

那片冷靜的海洋深處,冒出了熊熊烈火。

“...所以你們全部都要跟著我?” 演唱會開始之前,埃米看著餐桌對面的室友們和格瑞。格瑞抬了抬下巴,同意他的說法,同時,格瑞當時說的幾句話,現在慢慢浮出了埃米的腦海。

“你一個人太危險了,” 格瑞難得對金以外的人溫柔,導致嘉德羅斯和紫堂幻都瞪大了眼睛轉向他,“你知不知道你的信息素在到處散?你得慶幸這裡是餐廳,你的信息素不明顯,但是繼續這樣的話,一旦到了外面——”

——如果有哪個Alpha對你產生了不好的念頭,

“如果我說,我現在要上你,”卡米爾咬牙說著。

——你有足夠的技術和力氣對付Alpha嗎?

“你能掙得開嗎?”

——你能逃得了嗎?

“你逃得了嗎?”

——你根本沒法逃開。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

對不起我卡文了,所以這麼久才更新qwq

评论(4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