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热爱画画的小空气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安雷以外的任何安cp和雷cp/骨科
路人x誰也無法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(6)

校园paro
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1 2 3 4 5

小空气需要一些小紅心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有你要的答案嗎?”

我要的答案?卡米尔有些落寞,他连自己想听到什么都不知道。也许吧,他有一点点的期待,希望听见埃米说“我还满喜欢他的”——可埃米似乎覺得他們連朋友都算不上,还直接发了好人卡给他。

卡米尔有时会觉得能和埃米说上一句话就很幸福了,但有时又会觉得有些不满足,希望能和埃米有更多互动——毕竟他喜欢他啊!

“...谢谢你问了。” 他艰难的扯出一个几乎没有弧度的微笑,回避了帕洛斯那没有答案的问句。

“......” 沉默之后,帕洛斯想到什么似的微笑着拍了拍卡米尔的肩头:“加油啊,追这孩子...看来不容易。”

这是事实,卡米尔没有自信回答“用不着你担心,我一定追到给你看”。不如说,卡米尔甚至觉得追埃米根本自讨苦吃。有点像踏进沙漠,一不小心就找没了出路,只好不断在其中徘徊。若大声喊一句“我喜欢你”,声音却又随风消散,支离破碎的落入沙丘。

卡米爾自认是个聪明人,于是他发觉自己喜欢埃米之後,就画了一张地图——拟了一套计划——以免自己在沙漠中迷失。原本那张地图是完美的、是最快能到达彼端的捷径,但不知何时,那完美的地图在一次又一次的被卡米尔的思緒揉烂,在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沙漠风沙无情的摧残后,已经无法再辨识其上的文字。

卡米尔叹着气,撕烂了那张完美地图,任凭自己在沙漠中流浪。埃米或许天然呆过头,或许和沙漠中的道路一样是未知的,但就没有美好的一面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
一昧的赶路只会让自己难受,卡米尔在这段时间终于了解这个道理,于是他停下来,细细欣赏沙漠风景。抬头仰望天空,发现了不一般的蓝天。埃米的眼睛很吸引卡米尔,埃米的微笑总是让卡米尔悸动,一开始卡米尔仅是因此走入沙漠。但久而久之,卡米尔发现了更多,埃米的纯真、善良,是他停止匆忙后发现的绿洲。

流浪者卡米爾,甘心一辈子在这片未知沙漠中游走。

原因是什么?追到埃米是很困难的吧?卡米尔无法笃定的回答“我一定会追到他”,却能露出一个笑容答道:“我喜欢他,这就够了。”

埃米有点慌张,内心一片崩溃。他发作后几乎是记忆断片,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好好的在这里,也只有帕洛斯暧昧的回答:“卡米尔带你回来的啊!”

卡米尔带他回来,然后呢?他有做什么吗?虽然腺体是完整的,身上也没有什么伤痕——除了手腕有些勒痕,但谁能保证卡米尔高冷的外表下不是一个衣冠禽兽呢?

“再加上那个梦...。”

每个场景都出现了卡米尔,而且还是不同的个性,这代表什么?不是有人说梦境代表一个人正在经历,或是想要经历的事吗?(並沒有。掰的。)

所以要是卡米尔没有做出梦里的那些动作,那就是...

“我想要这样吗?”

喀嚓——

“啊,你醒了啊?” 卡米尔走了进来,还顺便带上了门。

“唔哦!卡米尔学长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  埃米唰——的红了脸,原因说不上来,可能把刚刚的梦境和现实重叠在一起了。

“...这里是我家。” 卡米尔看起来有些无奈。

“啊...对不起。”

看着埃米把头别开,卡米尔更不理解了,于是他开口问到:“为什么要道歉?”

“……” 埃米没有回答,卡米尔选择不再追问——反正这个問题本来就没有答案。

“嗯,给你。” 卡米尔拿出了一管抑制剂,“是抑制剂,发情期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。”

“啊...谢谢学长。”

看着埃米拉开颈链把抑制剂戳入脖子卡米尔感到一阵烦躁。

“为什么不拒绝?”

“嗯?”

“演唱会的事,你可以拒绝的。”

你要我拒绝?用什么拒绝?难道要坦承自己发情期吗?埃米脑中闪过各种抱怨,最后却只摇了摇头,憋出一句:“我也不知道啊,觉得没问题所以我就去了。”

“你太缺乏紧张感了,埃米。” 有这么怕我吗?埃米仍然不肯正视自己,卡米尔有些难受地拉了拉围巾,“你身为Omega,最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两件事。”

“第一,发情期别乱跑,好好待在宿舍。”

“第二,”  他扣住了埃米的手,前傾直接把埃米撲倒在床上,“隨時對Alpha保持警覺。”

那片冷靜的海洋深處,冒出了熊熊烈火。

“...所以你們全部都要跟著我?” 演唱會開始之前,埃米看著餐桌對面的室友們和格瑞。格瑞抬了抬下巴,同意他的說法,同時,格瑞當時說的幾句話,現在慢慢浮出了埃米的腦海。

“你一個人太危險了,” 格瑞難得對金以外的人溫柔,導致嘉德羅斯和紫堂幻都瞪大了眼睛轉向他,“你知不知道你的信息素在到處散?你得慶幸這裡是餐廳,你的信息素不明顯,但是繼續這樣的話,一旦到了外面——”

——如果有哪個Alpha對你產生了不好的念頭,

“如果我說,我現在要上你,”卡米爾咬牙說著。

——你有足夠的技術和力氣對付Alpha嗎?

“你能掙得開嗎?”

——你能逃得了嗎?

“你逃得了嗎?”

——你根本沒法逃開。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

對不起我卡文了,所以這麼久才更新qwq

【卡埃ABO】Desert(5)

校园paro

巨大OOC

⚠️本集含有两句话的安雷,安雷已交往設定

*前文地址1 2 3 4

请给小空气一些鼓励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埃米,我送你回宿舍,你的宿舍在哪一栋?”卡米尔顺了顺自己的呼吸,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吸入过多的Omega信息素。

“在...宿舍...”埃米双眼紧闭,牙齿打颤着,失去了意识一般,只是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着。埃米這種發情狀況,卡米爾还是第一次见——倒不如说不像发情,比较像是发烧烧迷糊了。

不管如何,再不把他带离这里,一定……卡米尔皱了皱眉头,咬咬牙,下定了决心。他打横抱起埃米,往自己的住处狂奔。

“卡米尔...学长...” 埃米沙哑着出声,“我、对不起……”

怎么连这时候都还在道歉?

卡米尔抽了抽嘴角,尽管知道埃米说的是无意识的呓语,他仍然出声安慰:“没事的,埃米。只要我在,你会很安全。”

而埃米仿佛听得到似的,眉毛松开了不少,表情也明显放松了许多。

但卡米尔可一点也不敢放松,身为Alpha,只要一个不小心,就会被兽性侵占理智。就算卡米尔自认对信息素的味道不太灵敏,但他对埃米的信息素特别敏感——能大老远聞到的信息素,就只有埃米的了。也不知道是因为喜欢他,还是对甜点的味道特别有感了。

真是的,自讨苦吃吧。为什么要来找他呢?

“我喜欢你啊,埃米。” 喃喃自语着。

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卡米尔有些失手,把埃米狠狠摔在了自己床上,后脑还撞到了床头柜。

“学、学长...”埃米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痛,忍不住出声,“我...对不起...”

又在道歉什么?该道歉的不是我吗?

卡米尔不解的想道,边在家里翻找自家大哥的抑制剂。

“...OK….”该来的还是来了,卡米尔好不容易从医药箱翻出一管抑制剂,回到房间时,Omega的症状已经恢复——或者说“变成”——一般的发情症状了。非常糟糕。

算了,大不了等等去厕所一趟。

卡米尔硬着头皮,进入了充满芒果慕斯甜腻气味的空间。为了注射抑制剂,他拉下埃米的颈圈,却没想到后者反射的捂住了后颈。芒果慕斯的信息素因为少了一层颈圈的掩护而爆发了出来,就算埃米掩着腺体,味道也丝毫未减少。卡米尔尝试了几次把他的手扳开,但埃米却又在下一秒捂回原位。

“嘶……” 卡米尔觉得有些紧张,再这样下去,理智绝对不保,“抱歉了,埃米。”

他解下自己的红色围巾,把埃米的双手紧紧绑在头的上方,终于艰难的把抑制剂注射进去——随后立即开窗关门冲出房间。

身为一个身心健全的Alpha,卡米尔果不其然的去了一趟厕所。出来后才想到,自己还没给大哥讲过情况。演唱会结束那时、他发现埃米的信息素溢散时,并没有告诉雷狮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和他说了句“大哥,我有事必须先走”就跑了出去。

也许现在大哥有事找我?

卡米尔拿出了手机,果不其然收到了雷狮的讯息:【卡米尔,我和帕洛斯他们去老地方撸串啦,等等事情处理完别来了,休息吧(wink#)】

...大哥你就坦率一点吧。

卡米尔叹了口气边收起手机,说什么撸串?说什么老地方?卡米尔很了解雷狮,他知道雷狮根本不是去碳烤店,而是去安迷修家过夜——不过这样也好,可以放心处理埃米的事。

“啊,说起来......” 过了这么久,埃米的症状应该减缓了不少,现在进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...吧,卡米尔突然想到自己的围巾还绑在埃米手上,自言自语着推开了房门。

芒果慕斯的味道不再浓厚,只是淡淡的绕在室内,埃米脸上仍是不正常的潮红着,脸上挂着汗水、眼角还含着泪,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不少。卡米尔蹲到床边,擦了擦埃米鬓旁的汗珠,“埃米,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吗?” 他一边说着,一边解下了围巾。

就这一次的话...应该没关系吧?

如此踌躇了一会儿,卡米尔在埃米的唇角落下一吻,“如果你能看看我就好了。”

他露出了苦涩的笑容,退出房间。并没有注意到埃米的眉头再次锁了起来。当然,也不知道埃米在梦中见到了自己。

“卡米尔学长...我...”


“你是怎么看待卡米尔的?”

“呃……”  死面瘫臭矮子。埃米差点脱口而出。

他仔细想了想卡米尔给他的印象,发现卡米尔好像也不是那么面瘫:他笑过,尽管都是浅浅的微笑,但次数挺多的,之前得知埃米名字时他笑了,在甜点店遇到时他笑了,在公演舞台上他也笑了。

而且卡米尔对他实在满好的,在系上会帮忙、给了他公演的票、而且还好心帮他处理了这次發情期——

...等等?他怎么...我的發情期...?

那时的记忆几乎断片,埃米自然想不起来。也因为如此,埃米的背上开始冒出一层冷汗。

“...埃米同学,怎麼了嗎?還是你不是要跟我說‘卡米爾根本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,我不知道怎么看他’吧?wwww ” 看着埃米许久不出声,帕洛斯自顾自的笑了起来。

“嗯...卡米尔学长人很好、很照顾后辈,” 埃米思考着,搔了搔头,“大概是我看过,继安哥...呃,安迷修之后最温柔的Alpha了吧——尽管表面并不是如此。” 讲完优点,埃米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下卡米尔高冷面瘫的形象。

“嘿...” 语调上扬,帕洛斯伸手捻着下巴,“所以你觉得卡米尔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样...?我刚刚不都说完了吗?” 埃米并没有听出话中的弦外之音

一般人问“怎么样”不都是在问爱情相关吗?

帕洛斯心里翻了个大白眼,表面依旧微笑着。假装惊讶的看了看手表,他自言自语般地说道:“哎呀,都中午了!我等等还有课呢!”

“埃米同学,不好意思,我等等得走了。” 抱歉般的冲埃米笑了笑,起身就往门口走。

“啊,那我也——” 埃米一看,也跟着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“不不,卡米尔应该快回来了,你再休息一会儿吧!他要是看到你不在,肯定会来找我问的,我可不想被他打啊!” 做了个鬼脸,帕洛斯关上了门。

......我也怕被他打啊。埃米无奈的想。

“怎么样,” 帕洛斯关上门,望着一直都坐在门口、手抱膝盖还抵着下巴的卡米尔。

“有你想要的答案吗?”

【TBC】

【卡埃ABO】Desert(4)

校园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1 2 3

小空气需要一些关爱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“咦...?這裡是...?” 埃米站在一片刺眼的白色空間中,四周卻又彷彿蒙上了霧氣。

 “是做夢吧...” 正自言自語著,便看到一道的人影。輪廓有點熟悉,看起來帶著兜帽、身後還飄著一條長長的圍巾。

 “埃米。”人影出聲打破了寂靜的剎那,霧氣也隨之散去。

 有夠詭異。

 埃米無奈的笑著,他看著站在身前的卡米爾,開口問道:“為什麼我連在夢裡都得看见你啊?”

 卡米尔一动也不动,仿佛没听到似的。

 这梦连人设都不崩的?

 “...学长,你——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 说这话的是卡米尔。

 埃米不禁睁大了眼,卡米尔就这么脸不红气不喘的、没头没尾的冒出这一句话,让他有点不知所措——他压根没想过卡米尔会喜欢他。

 “誒?學、學長你說什——”話還沒說完,埃米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鈍器打到了,頭痛欲裂,視線也漸漸模糊……。


 再次睜開眼,埃米躺在一片黑色的虛無。不自在的動了動手想撐起身子,卻發現手好似被綁住了,回頭一看,是一條紅色的圍巾。

 “現在又是怎樣...?”埃米放棄思考——看來卡米爾還會再出現。於是他等著,看會不會有更勁爆的八卦被挖出——雖然是在挖自己的八卦,不過,是夢嘛,跟現實總是有些出入的吧。

 “埃米。”同樣的人影,同樣的聲音。

 果然來了。

 卡米爾這次不是從霧裡出來,而是從一塊白色的色塊變成。

 詭異、真的詭異。埃米開口了:“哈。學長,讓我猜猜你這次要說什麼。是不——”

卡米爾永遠不讓埃米把話講完,不管是現實還是夢。於是這次也不意外的,卡米爾再次打斷了埃米的問句,“埃米。”

 說時遲,那時快。

 卡米爾跨坐在埃米的腰上,抬起了他的下巴,脖子形成了有些危險的弧度。

 “我喜歡你。”再一次的告白,埃米無心留意,他的頸圈被卡米爾取下,腺體暴露在空氣中。

 “等等...!”看著卡米爾露出了犬齒,但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,埃米急了——這夢的真實感也太強烈。

 “埃米,你能不能...偶爾看看我?” 劇情轉得快速,埃米的腦袋還來不及運作,卡米爾野獸般的神情已經不在。他依舊跨在埃米的腰上、手一樣捏著埃米的下巴,但卻露出有些委屈的眼神。

不等埃米開口,卡米爾輕輕的點了一口埃米的唇。

 “如果你能喜歡上我就好了。”

留下這句話,卡米爾化作點點星光,消散虛無之中。只留下綁在埃米手上的那條紅色圍巾。

 “啊!” 伴隨著驚叫,埃米夢醒了。

 腺體,腺體呢?

 夢裡的真實感過於強烈,埃米冒著一身的冷汗,顫抖地摸向後頸。“好險...還是完整的...。”

 “噗哧——”一聲嗤笑從門口傳來,一個白髮的男子站在門邊,埃米才驚覺到自己並不是躺在自己的宿舍中。

 那這是哪裡?埃米茫然的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,開口問到:“這裡是哪裡?你又是誰?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”

 “噗哧——”面對埃米連珠炮的發文,男人又是一陣嗤笑。

 “你在笑什麼?”埃米有些惱怒,畢竟自己的問題沒被解答,還被笑。

 “啊啊,對不起,你的反應太有趣了。”男人擦著眼角不存在的眼淚,走到埃米旁邊坐了下來。

 “對不起,可以請你回答我的問題嗎?” 聞言,白髮的男人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。

 “但這樣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啊!不如我們來互相解答對方的疑問,你看怎麼樣?”

 “哈啊?”

 “哎呀,我也有問題想問你啊!” 眨了眨眼,繼續說道:“嗯...不然這樣好了,我優待你一些,你問的三個問題,我都會回答,但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。很划算吧?”

 “這人在打什麼主意?你是這麼想的吧。”男人滿意的看著埃米露出驚訝的表情,笑著擺了擺手,“我並沒有在打什麼主意啦,純粹是想多了解未來的——咳,不,就是單純想瞭解你而已。”

 埃米懷疑地望向那人的眼睛,意外發現他眼睛挺特別的:眼白的部分是一片漆黑,配上橙色的瞳,總覺得和他對視就會被挖出心底的秘密。和某個卡米爾學長的眼睛天差地別。

 “不,想什麼呢我。”埃米不著邊際的移開視線,同時被自己的思想嚇了一跳。

 男人彷彿從埃米眼中看出了什麼似的微笑了起來,“你準備好要發問了嗎?”

 “...好吧。你是誰?”

 “這問題有點過分了,埃米同學。”看著埃米欲言又止,男人於是指向床頭櫃上的皮夾,“裡面有學生證。”

 看來是真的會讀心術了這傢伙。

 “仔細看看,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?”白髮男子湊近了些,指著自己的臉問到。

看著埃米茫然的搖著頭,他故意嘆了口氣,“哈啊...明明都來看演唱會了...。”像是自言自語,又像是說給埃米聽似的。

 “那麼,自我介紹一次。我是帕洛斯,雷獅海盜團的團員,負責keyboard。”

 難怪有種眼熟的感覺。埃米看了看帕洛斯,回想起昨天的演唱會——他昨天扎著麻花辮子、綁著馬尾,可現在,帕洛斯只是將一頭亂髮箍在髮帶中。

 “你們海盜團的人怎麼各個在台上台下都差了十萬八千里。”帕洛斯再次說出了埃米的心聲。

 “我知道,差了一層妝就是天差地別......當然,你現在可能在想:‘這不是化不化妝的問題吧’。我知道的。” 不甚在意的笑了笑,“下一題?”

 “這裡是哪裡?”

 “學校附近的公寓,雷獅海盜團的宿舍——不過這層是卡米爾和雷獅老大的,我和蠢狗住在樓下。”

 等等...?這種發展,該不會這裡是...?

 “啊啊,順帶一題,這是卡米爾的房間。”帕洛斯喝了口水。

 “所以...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”埃米的聲音顫抖著,他已經想到最壞的過程了。

  “當然是卡米爾帶你會來的啊!原來你不知道嗎?” 帕洛斯擺出了驚訝的表情,“今天早上卡米爾叫我來照顧你的,因為他有課,我當時還想說‘哇啊,卡米爾終於長大了?居然有帶男人回家的一天啊’ wwwwwww ”

 往椅背上一靠,帕洛斯收起了笑臉:“換你回答我了,”嚴肅的神情忍不住讓埃米挺直了背脊。

 “你是怎麼看卡米爾的?”

【TBC】

——————

終於更新!不知道有沒有人在等我?(張望

【卡埃ABO】Desert(3)

⚠️本集含有两句话的安雷,安雷已交往設定

校园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 1 2

请给小空气一些关爱(´;ω;`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卡米尔!你就不能再多投入一点吗!”凯莉气急败坏的喊着,“两个礼拜后就要打成绩了!你的入学面试该不会是买的吧?”

卡米尔拽了拽围巾,皱了皱眉。当初他会选择念表演系,也只是顺着他大哥的意——反正他对哪个科系都不太感兴趣。

“卡米尔啊,加油点。好好演完带你吃甜点去!”雷狮在看似是给卡米尔打气,但事实上是排练到累了想溜走,偏偏和卡米尔的对戏不断NG。

于是卡米尔在感情不多不少,刚刚好在凯莉订的标准中低空飞过,终于演完自己的戏份。

“哇...这人怎么会过系教授的面试啊...”埃米搬着道具,从幕后看得一清二楚。“总不会真是用钱买的吧?”




⠀⠀
跳动的音符不断从音响中弹出,雷狮海盗团的表演持续着。

穿着与平常连帽T风格迥异的皮质套装,上了妆,耳上还挂着浮夸的耳扣,埃米一开始是没认出来的,直到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眸。

现在的卡米尔,是发自内心的笑着、唱着、跳着。甚至被聚光灯的灼热浸湿了发尾和脸颊。

坐在第二排特等席就是能看得特别清楚。

好耀眼,和星星一样。埃米的脑中没头没尾地蹦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“这不是可以的嘛!”他看着台上的卡米尔笑了出声。

“埃米?”听见自己的名字,埃米转过头,看见了熟悉的呆毛。
“安哥?怎么了吗?”
“不,那个...”安迷修紧张的凑到后者的耳旁,“你怎么来了?易感期没问题吗?有没有打抑制剂?身上还有没有备用的?”

安迷修向来把埃米当作弟弟看待,现在知道埃米正处于易感期,还来这种危险的公共场所,安迷修不禁操心了起来。

仿佛看到老妈子。埃米淡淡的想着,还是礼貌的回答到,“出门前有打过一剂了,短时间应该是没问题,谢谢安哥的关心。”

安迷修刚张嘴想说些什么,埃米身旁的金便尖叫着摇晃起埃米的肩膀,硬是把他转回正面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埃米你看到了吗!你刚刚有没有看到!卡米尔朝我们这个方向wink!”
小迷弟金看起来已经快要融化了。

一个wink需要这么激动?埃米问号,埃米不懂,因為埃米不追星。



叮鈴——
“欢迎光临!”
一走进甜品屋,卡米尔便闻到了特别浓郁的慕斯味。看向展示柜台内芒果慕斯的位置,却只看到纸卡上写着大大的“已售光”。

那么味道是哪来的?

“那个...请问芒果慕斯还有吗?”
“客人,不好意思,今天的芒果慕斯已经卖完了,毕竟是限量的商品...”
柜台收银员转过身的瞬间,卡米尔明白了。
——是信息素的味道。

“这人是刚分化?连信息素溢出来都不知道吗...”暗暗的想着,卡米尔忍不住把围巾往上提高,遮住鼻子。不关自己的事,卡米尔实在懒得管。

初次相遇,两人对彼此的印象实在都算不上好。

“啊,对不起...你没事吧?”
某天卡米尔走在校园,因为顾着和大哥通讯息,就这么给迎面而来的人撞得正着,连手机都掉到地上了。
眼前的人一边道歉,一边放下手上大大小小的箱子,弯腰拾起卡米尔的手机,“哇...裂痕...真的对不起,我、我会赔偿的!”
“...没事,就这样吧。”

這人有些眼熟啊。

九十度鞠躬,加上诚恳的语气,卡米尔实际上是不太领情的,只是接过手机,淡淡的说到。
“真、真的吗?”
“我没必要骗你,不过是裂痕。”
“哇啊...太好了!不然我这个月的打工钱都要没了!”
那人灿烂的笑着抬起头。卡米尔感觉视线被加上了一层粉色的滤镜,自带泡泡的那种,连心跳也快了起来。

这就是一见钟情?

“...你叫什么?”
“啊,我叫埃米!表演系一年级。”埃米微笑着回答。




最后一个音符停止时,掌声和尖叫声几乎能掀开体育馆的屋顶。

“那麼,謝謝各位的參與,今天的公演就到此結束!”雷獅行了一個紳士禮,還順帶朝安迷修的方向拋了個媚眼。

“啊啊啊啊雷总剛才那個wink!”

迷妹的尖叫聲四起,到處都在爭奪雷獅的媚眼。
安迷修笑了笑,朝雷狮翻了个白眼,他知道雷狮在模仿他,还故意学得有点浮夸。
而卡米爾無心去管什麼粉絲互動——反正人設本來就是走高冷路線。他現在只是不斷的搜索著埃米的身影。

沒有。到處都找不到。

“先離開了嗎...?”

邊想著,邊和樂團的大家一齊鞠躬——公演正式落幕了。

正想著是不是應該傳訊息問問埃米時,卡米爾的鼻子捕捉到了一縷甜甜的氣味。

...芒果?

現在並不是芒果的盛產季,並且那味道也不像是新鮮的芒果,反而混合了一些奶油的味道,有點像...

芒果慕斯。

“不會吧...”卡米爾暗道不妙。

“大哥...”一到後台,卡米爾趕緊放下贝斯,眼神透漏著滿滿的憂慮。



“哈啊...該死...”埃米拖著沉重的步伐,總覺得腳不像是自己的了。
“明明出門前又注射了一劑抑制劑的...為什麼啊...”



“噠噠噠——”軍靴悶悶的聲響迴響在體育館,卡米爾心急如焚,“早知道就不給他了,一副被我嚇到的樣子,今天是不是抱著不來會死的心情來看的...”
“要是有别的alpha...”搖了搖頭,“別想了吧。”
先找到人再說。

啊,找到了。

在体育馆后方的花园,卡米尔闻到了所寻找的信息素。
“卡米爾...學長?”埃米的視線矇著一層生理淚水,看著眼前氣喘如牛的人影,模模糊糊的問到。

埃米分化的很晚,高三才分化。這種時候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是抱著膝蓋,蜷縮著身體。
“我、我不知道...”

“...別動。”卡米爾皺著眉頭。

信息素的味道太濃郁了。

【TBC】
——————
下集没有车!卡埃不可以开车!(莫名坚持

【卡埃ABO】Desert (2)

⚠️本集含有安雷、嘉瑞和幾乎看不出的佩帕(雙底線
安雷已交往設定

 
校園paro
巨大OOC

*前文地址 1

還是小學程度的文筆,但小空氣需要一些鼓勵當作動力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哈啊...所以我現在是不是非去不可了?”埃米躺在宿舍床上,手上還舉著卡米爾給他的門票。

“嗯?什麼什麼?”舍友金的聲音出現在旁邊,他一向喜歡湊熱鬧的。“哇賽!這不是雷獅海盜團的限定門票嗎?我想要還搶不到呢!”
一把搶過埃米手上的門票,金眼睛裡彷彿閃著星星,“餒餒!你怎麼會有!”

“嗯...我們系上一個叫卡米爾的學長給我的,說是活動抽到——怎麼了?”眼前的人看著自己的表情古怪了起來,埃米不禁問到。

“吵死了!果然渣渣就是渣渣,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是抽到的?”方才一直躺在床上滑手機的嘉德羅斯翻了個白眼,“一張普通門票好歹要三百二十人民幣的。”

“這麼貴?”埃米大叫,從床上猛地坐了起來。

“原來你也會關注雷獅海盜團啊,嘉德羅斯?”金顯得有些訝異。

“要你管啊,渣渣。怎麼,想打架?啊,我忘了,你只是個渣渣,我等等去找格瑞好了。”

“我——”

“啊啊,不過這次的公演是免費入場的!聽說是凹凸大學的特權,只有前排特等席要錢。”眼看兩人要打起來,紫堂幻趕緊岔開話題。

“可在後排不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嗎?”金嘟著嘴,再次擠到埃米旁邊,“你不要嗎?給我吧!”

“不,我還是去看看好了......”

一方面是想和對方道謝,另一方面,埃米總覺得如果沒去,隔天可能會被卡米爾掐著脖子懟到牆上,然後被質問“為什麼不去?我都花錢了。”

“叩叩——”敲門聲響起後,格瑞頂著銀髮的腦袋直接探了進來,“嘉德羅斯,雷獅把前排的票便宜賣我了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說著,晃了晃手上的門票。

“開玩笑,我為什麼要去那種渣渣的演唱會?”嘉德羅斯的手快速的敲著鍵盤,沒有要抬頭看的意思,“那些時間,格瑞你都能和我打一架了。”

“格瑞格瑞!他不要去,那我跟你去吧!”金聽到有門票,馬上勾上了格瑞的肩,“就看在我們是發小的份上?”

“渣渣,放開我的omega!”嘉德羅斯突然激動,連信息素都散出來了。

“哇啊,可樂味信息素什麼的,真夠孩子氣。”金鬆開了手,搧了搧鼻子前的空氣,“很臭,收一下好嗎?”

同為alpha,金和嘉德羅斯總是水火不容。

“渣渣,你是真想跟我打是吧?”嘉德羅斯的信息素仍然毫無節制的釋放著。

埃米決定把自己捲在被子裡,畢竟發情期的omega對信息素特別敏感。

“真不知道學校當初為什麼不乾脆ABO各一棟宿舍,偏偏要穿插著分配。”他對著紫堂幻發牢騷。

“啊哈哈...”紫堂幻尷尬的笑了笑,突然慶幸自己是beta。

“所以嘉德羅斯你去不去?”格瑞絲毫不受信息素的影響,甚至沒有耐心的敲著門板,“不去我就帶上金了。”

“哼,我突然改變主意了,格瑞。”斜眼看著金,嘉德羅斯答到,“我就跟你去吧,格瑞。”

突然覺得有些悶熱,埃米匆匆的抓起床頭的抑制劑就往手上戳,邊拖著腳步往門口走,“你們慢慢吵,我先去吃飯了。”

“...所以,為什麼你們都來了?”埃米在學生餐廳裡吃著飯,對面還坐著舍友們和格瑞,他頓時有些無語。

“你太缺乏警覺心了,”格瑞抱胸,不斷搖頭“信息素的味道到處散,總不會是才分化沒多久吧?幸好味道在餐廳比較聞不出來,要不是我們沒跟著你、要是哪個alpha找上你,你要怎麼辦?”

一陣心虛,埃米分化的晚,高三才分化的,他對於怎麼控制信息素還不是很熟練。

“我只是跟著格瑞來的,為了防止某個渣渣打格瑞的主意。”嘉德羅斯翹著腳,斜眼看著金。

“嘿嘿,我是想說啊,反正你等等就要去公演了吧?就帶上我嘛!”金無視嘉德羅斯,激動地把手撐在桌上,眼睛裡的星星更亮了“搞不好跟你一起進去,能坐到前排去呢!”

“我只是剛好來吃晚飯,看到你們,我就順勢過來了。”紫堂幻搔了搔頭,看到埃米一臉狐疑時,又補充了一句“我本來就是在這個時間來的啊!”

“嗚哇,好臭,臭死了,真恨不得帶著防毒面具上台。”雷獅一進到後台就不斷的抱怨著。

離開場只剩下五分鐘,外面已經人聲鼎沸,有不少粉絲因為腎上腺素飆漲,導致信息素四溢。

“雷獅老大,你沒問題嗎?要不要先打抑制劑?”

帕洛斯憂心忡忡的問著。

“哼,帕洛斯,這你就不懂了,”雷獅搖了搖食指,“跟一般omega弱雞不同,老子可是有人體抑制劑的啊!”邊說,邊自豪的露出頸部的標記——儘管只是暫時標記。

“啊......好大的一口狗糧。”帕洛斯摀住眼,往佩利的背上靠。

“帕洛斯,狗糧是什麼?”

“哈啊......” 結果一行人還是一起走了。還一起走到了會場。

“哇啊!真的擠到前排了!真多虧了那個卡米爾學長!”金興奮的搖著埃米的肩膀,“餒餒,你說的那個卡米爾學長啊,該不會是那個卡米爾吧?”

“哪個卡米爾?”

“雷獅海盜團的貝斯手啊!看起來挺高冷的。”

“應該不可能吧?我說的那個卡米爾可是一個怪人,”埃米頓了頓,繼續批評到,“整天穿著連帽T,大熱天還帶著圍巾......說起來,我根本沒看過他的整張臉,眼睛是挺漂亮的,就是沒什麼情緒,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面癱會來讀表演系......”

“啊嚏——”卡米爾揉了揉鼻子。

“該不會有問題的是你吧,卡米爾?”帕洛斯又恢復了憂心忡忡的模樣。

“...沒事,只是有點過敏。”

“啊啊話說啊,卡米爾,”雷獅用手指點了點下巴,“你不是邀了個omega嗎?他會不會因為碰到發情期所以不來啊?”

“天啊,卡米爾的春天來了嗎?”帕洛斯難得露出了驚訝的神情。

為什麼會問到這個問題?皺著眉頭,卡米爾回答到,“我不知道,但我拿票給他的時候,他身上沒有任何信息素的味道。”

“是嘛......”雷獅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,“嘛算了,走吧,今晚大家都加油!”

“Cheer——”

“For freedom! ”

喊完加油的口號,一群人帥氣跳出了簾幕。

“...所以,”埃米卡米爾奇怪的品味下了結論,

“我真心覺得,你說的卡米爾和我說的卡米爾應該是不同——”

身後爆出了如雷鳴般的尖叫和掌聲,埃米轉身看向台上,眼睛越睜越大。

“卡米爾學長?”

【TBC】

------

那啥,加油詞是我亂掰的,會這麼喊大概是因為某雷團長覺得,結束了一場表演=少一點壓力=多了一份自由。

狗咩前面鋪陳真的有些冗長,我會趕快進主線的!_(:з」∠)_

【卡埃ABO】Desert(1)

⚠️⚠️⚠️⚠️繁體字⚠️⚠️⚠️⚠️
⚠️校園PA, 目前描寫不多,但真的是ABO
⚠️巨大OOC
⚠️主要卡埃,內含安雷,安雷已交往設定

先放一小段試試水溫,小的第一次寫文,
拜託大佬們噴輕些(´;ω;`)
不知道何時會有下一章的文(
小空氣需要一些鼓勵當作動力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埃米埃米!”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。

“安哥?”手裡抱著話劇呈現的道具,埃米有些吃力的轉過身,“怎麼了嗎?”

“嗯...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——來,我幫你。”眼看箱子就要掉落,安迷修趕緊把幾個箱子接過來。

“呼......謝謝。”

“不不,這是應該的。”

埃米和安迷修認識的很早。

在國中時期的某天放學,就看到這麼一個人搬到他隔壁。那人說自己離家唸高中,之後就住這裡了,想和鄰居打好關係,甚至自稱是什麼“最後的騎士” ,要不記住也難。

“所以說,安哥你找我有事嗎?”

道具都搬回教室了,安迷修來的目的卻意義不明,
“總別忘了吧?”

“啊啊,對啦,謝謝你提醒了在下。”搔了搔鼻尖,安迷修繼續說到,“雷獅今天有表演,要不要一起去?”

“呀——這怎麼好意思呢,打擾你們小倆口。”

又是國中某天的放學,埃米回家時看見對面門開著,接著安迷修就走了出來,後面還跟著個沒看過的男人——長得挺漂亮,就是眼神不好,殺氣騰騰的。

安迷修衝他笑了笑,說之後雷獅——那個陌生男人——也會一起住在這裡了。

兩個人整天互懟、整天吵架,

能交往到大學還沒分手,埃米實在佩服。

“打擾?”安迷修笑出聲,“那是演唱會啊,雷獅海盜團的公演。”

說到雷獅海盜團,幾乎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
隨便抓個學生問,都能得到“雷獅海盜團?就是我們凹凸大學的知名搖滾樂團啊!團員都特別帥的!”

可埃米還真不知道。

“呃…我...再考慮看看?”

“有什麼事嗎?沒事的話就來嘛!我一個人去多無聊。”安迷修熱情邀約著。

本來想隨便掰個理由推辭,看來是無法成功了。

埃米暗自嘆了口氣,說出真正的原因,“安哥,我這禮拜是發情期,不敢去。我等等就要回宿舍了。”

“啊啊!對不起......”安迷修尷尬的撇開了頭,顯然沒想過會是這麼私人的因素。

“沒事......我不介意。”又是一口嘆氣。

空氣安靜了。

安迷修正想說些什麼,剛張嘴就聽到了宏亮的呼喊聲。

“安•迷•修!”

“雷獅?”安迷修鬆了一口氣,看雷獅的眼神就像看到救生艇一般——儘管後者身上散發出了一點都不普通的低氣壓。

“那什麼眼神?真夠蠢的。”雷獅瞬間氣消,嗤笑著,“剛剛把我丟在教室,就為了找艾比聊天?”

“雷獅學長,我叫埃米,艾比是我姐。”埃米無奈。

從第一次見面直到現在,雷獅總是把名字搞混。

並且雷獅剛搬進安迷修家時,姐弟兩還曾因雷獅身上的氣場而萎了呆毛。直到某一次,兩人去安迷修家喝下午茶,意外的發現雷獅很好聊,尤其是聊安迷修的蠢事。

“啊?不是差不多嗎?你們的名字。”雷獅不在意的擺擺手。“算了算了,沒差啦。安迷修,走了,上選修課去。”說著,抓著安迷修的衣領,往前就走。

“啊啊讓我自己走啦!還有埃米,剛剛的事,真的很抱歉!”雙手合十,安迷修大聲道歉著。

大聲到聲音迴盪在走廊間。

翻了個白眼,埃米正想掉頭往回走,差點沒撞上身後的人。

“嗚哦!卡、卡米爾學長!抱歉我沒看到你...”埃米突然口吃了起來。

“沒事,”卡米爾拽了拽圍巾,遞出一張紙卡,“這給你,抽到的,但我不需要。”

埃米接過紙卡,看了看,斗大的藝術字體寫著“雷獅海盜團春季公演”,下面還寫了一行“特等席”

“咦咦這東西很難得吧!卡米爾學長你留著啊!”
儘管沒聽過雷獅海盜團,但看到“特等席”三個字,埃米不敢輕易接收。

還有...這不是安哥剛剛說的公演嗎?為什麼又遇上了!

埃米內心哀號著。

“我用不到,所以給你了。”

深邃的藍眸盯的埃米有些發慌,他只好趕緊回答,
“啊啊,好、好的,我今天打工完再去!”

埃米的信息素是芒果慕斯的味道,這也是為什麼他選擇在甜品屋打工——就算信息素爆發也聞不出來。

而身為甜品愛好者,卡米爾常在埃米打工的那家甜品屋出沒,於是他相信埃米說的是實話。

卡米爾點了點頭,轉身離開。

“記得去看。”

【TBC】
——————
卡卡終於登場∠( ᐛ 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