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智商不足的貓

⬇️⬇️⬇️請點開看看⬇️⬇️⬇️
这里是黑尾neko,
只是条热爱画画的咸鱼
(新開了QQ,歡迎擴列哇!!!:1453631198)

安雷双厨
超級尬聊

主吃安雷/嘉瑞嘉/卡埃
嘉瑞金大三角每對我都吃( bᐛ )b
逆了没关系,别拆就好

尽管如此自称是杂食,还是挺洁癖ˊˇˋ

特別雷 拆開的安或雷的cp/骨科/all
路人x誰也無法
啊,说起来,雷卡亲情向很香

最近踏入了文圈,想练成文图双修!

脑洞极多,却只能笨拙的表示
所以...谢谢肯看我的故事的你们!
我爱你们(笔芯

*湾家人,有时忘了翻译会用繁体字

【卡埃ABO】Desert(5)

校园paro

巨大OOC

⚠️本集含有两句话的安雷,安雷已交往設定

*前文地址1 2 3 4

请给小空气一些鼓励(´;ω;`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埃米,我送你回宿舍,你的宿舍在哪一栋?”卡米尔顺了顺自己的呼吸,尽可能的避免自己吸入过多的Omega信息素。

“在...宿舍...”埃米双眼紧闭,牙齿打颤着,失去了意识一般,只是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着。埃米這種發情狀況,卡米爾还是第一次见——倒不如说不像发情,比较像是发烧烧迷糊了。

不管如何,再不把他带离这里,一定……卡米尔皱了皱眉头,咬咬牙,下定了决心。他打横抱起埃米,往自己的住处狂奔。

“卡米尔...学长...” 埃米沙哑着出声,“我、对不起……”

怎么连这时候都还在道歉?

卡米尔抽了抽嘴角,尽管知道埃米说的是无意识的呓语,他仍然出声安慰:“没事的,埃米。只要我在,你会很安全。”

而埃米仿佛听得到似的,眉毛松开了不少,表情也明显放松了许多。

但卡米尔可一点也不敢放松,身为Alpha,只要一个不小心,就会被兽性侵占理智。就算卡米尔自认对信息素的味道不太灵敏,但他对埃米的信息素特别敏感——能大老远聞到的信息素,就只有埃米的了。也不知道是因为喜欢他,还是对甜点的味道特别有感了。

真是的,自讨苦吃吧。为什么要来找他呢?

“我喜欢你啊,埃米。” 喃喃自语着。

“砰——”的一声,卡米尔有些失手,把埃米狠狠摔在了自己床上,后脑还撞到了床头柜。

“学、学长...”埃米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到痛,忍不住出声,“我...对不起...”

又在道歉什么?该道歉的不是我吗?

卡米尔不解的想道,边在家里翻找自家大哥的抑制剂。

“...OK….”该来的还是来了,卡米尔好不容易从医药箱翻出一管抑制剂,回到房间时,Omega的症状已经恢复——或者说“变成”——一般的发情症状了。非常糟糕。

算了,大不了等等去厕所一趟。

卡米尔硬着头皮,进入了充满芒果慕斯甜腻气味的空间。为了注射抑制剂,他拉下埃米的颈圈,却没想到后者反射的捂住了后颈。芒果慕斯的信息素因为少了一层颈圈的掩护而爆发了出来,就算埃米掩着腺体,味道也丝毫未减少。卡米尔尝试了几次把他的手扳开,但埃米却又在下一秒捂回原位。

“嘶……” 卡米尔觉得有些紧张,再这样下去,理智绝对不保,“抱歉了,埃米。”

他解下自己的红色围巾,把埃米的双手紧紧绑在头的上方,终于艰难的把抑制剂注射进去——随后立即开窗关门冲出房间。

身为一个身心健全的Alpha,卡米尔果不其然的去了一趟厕所。出来后才想到,自己还没给大哥讲过情况。演唱会结束那时、他发现埃米的信息素溢散时,并没有告诉雷狮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和他说了句“大哥,我有事必须先走”就跑了出去。

也许现在大哥有事找我?

卡米尔拿出了手机,果不其然收到了雷狮的讯息:【卡米尔,我和帕洛斯他们去老地方撸串啦,等等事情处理完别来了,休息吧(wink#)】

...大哥你就坦率一点吧。

卡米尔叹了口气边收起手机,说什么撸串?说什么老地方?卡米尔很了解雷狮,他知道雷狮根本不是去碳烤店,而是去安迷修家过夜——不过这样也好,可以放心处理埃米的事。

“啊,说起来......” 过了这么久,埃米的症状应该减缓了不少,现在进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...吧,卡米尔突然想到自己的围巾还绑在埃米手上,自言自语着推开了房门。

芒果慕斯的味道不再浓厚,只是淡淡的绕在室内,埃米脸上仍是不正常的潮红着,脸上挂着汗水、眼角还含着泪,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不少。卡米尔蹲到床边,擦了擦埃米鬓旁的汗珠,“埃米,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吗?” 他一边说着,一边解下了围巾。

就这一次的话...应该没关系吧?

如此踌躇了一会儿,卡米尔在埃米的唇角落下一吻,“如果你能看看我就好了。”

他露出了苦涩的笑容,退出房间。并没有注意到埃米的眉头再次锁了起来。当然,也不知道埃米在梦中见到了自己。

“卡米尔学长...我...”


“你是怎么看待卡米尔的?”

“呃……”  死面瘫臭矮子。埃米差点脱口而出。

他仔细想了想卡米尔给他的印象,发现卡米尔好像也不是那么面瘫:他笑过,尽管都是浅浅的微笑,但次数挺多的,之前得知埃米名字时他笑了,在甜点店遇到时他笑了,在公演舞台上他也笑了。

而且卡米尔对他实在满好的,在系上会帮忙、给了他公演的票、而且还好心帮他处理了这次發情期——

...等等?他怎么...我的發情期...?

那时的记忆几乎断片,埃米自然想不起来。也因为如此,埃米的背上开始冒出一层冷汗。

“...埃米同学,怎麼了嗎?還是你不是要跟我說‘卡米爾根本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,我不知道怎么看他’吧?wwww ” 看着埃米许久不出声,帕洛斯自顾自的笑了起来。

“嗯...卡米尔学长人很好、很照顾后辈,” 埃米思考着,搔了搔头,“大概是我看过,继安哥...呃,安迷修之后最温柔的Alpha了吧——尽管表面并不是如此。” 讲完优点,埃米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下卡米尔高冷面瘫的形象。

“嘿...” 语调上扬,帕洛斯伸手捻着下巴,“所以你觉得卡米尔怎么样?”

“怎么样...?我刚刚不都说完了吗?” 埃米并没有听出话中的弦外之音

一般人问“怎么样”不都是在问爱情相关吗?

帕洛斯心里翻了个大白眼,表面依旧微笑着。假装惊讶的看了看手表,他自言自语般地说道:“哎呀,都中午了!我等等还有课呢!”

“埃米同学,不好意思,我等等得走了。” 抱歉般的冲埃米笑了笑,起身就往门口走。

“啊,那我也——” 埃米一看,也跟着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“不不,卡米尔应该快回来了,你再休息一会儿吧!他要是看到你不在,肯定会来找我问的,我可不想被他打啊!” 做了个鬼脸,帕洛斯关上了门。

......我也怕被他打啊。埃米无奈的想。

“怎么样,” 帕洛斯关上门,望着一直都坐在门口、手抱膝盖还抵着下巴的卡米尔。

“有你想要的答案吗?”

【TBC】